Moon & planet

黑夜请侧耳倾听,我为你准备的幻想剧

虽然常常会骂自己的学校不好,但是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日出日落都非常好看,旁边还有一片湖(也可以叫做湿地)

异世——权利之争

第一章   初遇

        你有没有幻想过高维度的世界是个什么模样?也许……会存在着真正的异能和魔法,也许有更高级的生物。会不会在那个地方连宇宙的诞生和法则都不一样?那里将会是一个充满着无尽可能的世界。



        城市夜色斑斓,霓虹彩灯晃得人睁不开眼睛,Devil酒吧在这样高调的彩光装饰中显得更加繁华和流光溢彩。酒吧还是和往常一样热闹,炫彩的灯光打在人们的脸上,男男女女都在舞池旁边疯狂摇摆。有两个男人在酒吧的吧台秘密地交换着东西,神情都很紧张,似乎是怕别人发现,站在吧台里面的男人把一个看起来是钱袋的东西给那个戴着帽子的男人。

        戴帽子的男人匆匆离开。

       “那边有人在交易非法物品,你不去管一管吗?这可是你的酒吧,出了事可就不好了。”夏奈尔指了指在吧台的那两个人,她的脸上化着浓艳的欧美烟熏妆容,暗红色的口红和上扬的眼线让她增添了更多的性感和野性,浅粉色的短发十分亮眼,发尾烫出随性的美感。她身穿着白色的低胸吊带和黑色皮夹克外套,胸前柔软高挺;下半身搭配着黑色短裤和长筒靴,勾勒出曼妙曲线。

         “我家又不是住海边不管这么宽。”苏暮生说话时好像一直带着笑意。他一头黑色微卷的中长发,头发随意的垂洒在肩上,他周遭散发着如沐春风的气质。不止是那张极富魅力的脸,他的身材也毫无挑剔可言,拥有一米九的个子和修长的双腿。 苏暮生抿了抿酒杯里的亚历山大说:“比起那些非法物品我更在乎陆总招的这个新人。”

        “鬼知道她又是从哪里找来的人,萌新什么的还是你来带最好。”夏奈尔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耐烦,她从外套口袋翻出烟盒和打火机,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上一口后,向上吐出一个个漂亮的烟圈儿,那些烟圈打着旋儿缓缓上升。

       “那个新人的面子也是够大的,陆总居然会要我们两个来接他。”夏奈尔说。

        苏暮生漫不经心地摇晃手里的酒杯,“听陆总说他好像是之前当守护者的,怎么会突然转行呢?而且还是出入这么大的赏金猎人,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守护者吗?夏奈尔神色略暗,低喃道:“确实很奇怪……”她微皱眉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苏暮生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一个带有鼻音的声音给打断了。

     “请问是苏暮生和夏奈尔吗?”

        夏奈尔和苏暮生同时转头,他们看到一个长得白净又乖巧的男生,他穿着黑色的长袖上衣和浅蓝色的牛仔裤,脖子上戴着一条银色的十字架项链。头发有一些乱糟糟的像是刚从被窝里出来,脸色有些不好的样子。

       “嗯,是我们没错。你看起来有些累,是身体不太舒服吗?”苏暮生回应道。

        夏奈尔微微睁大眼睛看着苏暮生,内心嫌弃:这人是有什么疾病吧,说的什么鬼话,怎么会有人一上来就指认别人的身体状况?

         男生没有回话,在确认好对方的身份后,很自然地拉开凳子坐下来。

       夏奈尔用手夹着没抽完的烟,有些疑惑的开口问:“你是陆总说的那个新人吗?”

        男生说:“我叫林辰,请多多指教。”

      “你说话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鼻音,感觉出你的状态貌似不是很好。”苏暮生放下酒杯说,夏奈偷偷撞了一把他的胳膊说道:“你的关注点很奇怪啊?”

      “没有,我的声音本来就是这样啊。”林辰说出的话粘糊糊的,听起来有几分慵懒。

       夏奈尔吸了一口烟后就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头,“听说你之前是一个守护者。”

      “对啊。”林辰回答道。

        苏暮生端起酒杯望着林辰,神情附着温柔的关切,“那为什么你要转行?”

        林辰挑眉,微微一笑,明亮的眼睛里藏满了试探,但是在暗光下隐藏极好,他耸耸肩说:“就想换个工作换个心情咯。”

       夏奈尔好哥们儿一样勾住林辰的肩膀,调侃道:“守护者的待遇不好吗?我听说工资还挺高的,你为什么要转行?”

        林辰没有避开夏奈尔的亲密动作,只是吸吸鼻子,哽咽着开口:“不好!一点都不好,还没有盒饭吃。”他就差没有挤出一点眼泪了。

        苏暮生含笑说道:“赏金猎人的待遇不会太差,以后我们就是搭档和室友了,也请多指教。”

        舍友的两个字落入林辰的耳朵里,使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我们俩怎么就成室友了?不是搭档吗?”

       夏奈尔坏笑地说道:“那也就是说你们两个——以后就要开始快乐的同居生活咯。”

      “哇!我们才刚刚认识就要同居吗?我有拒绝的权利吗?”林辰似乎不太愿意的样子。

       “应该没有吧,毕竟是陆总安排的。”苏暮生说。

       夏奈尔觉得陆碧霞的这个安排很奇怪,她为什么会让苏暮生和这个新来的林辰同居呢?是为了监视吗?她有点想不明白。

        三人互相调侃了一下,闲聊了很长时间。

       “林辰,你在排行榜上是排第几?”夏奈尔问。

       “我排挺后面的,ko.15。我知道你们两个的排名都很高,我担心我会给你们拖后腿。”林辰腼腆地说。

       “放心啦!你身后还有个苏暮生,身为搭档,他一定会保护你的。”夏奈尔说。

       “我?”苏暮生指了指自己说,“所以我以后就是林辰背后的男人了吗?”

       “这称呼挺好的啊!”



        十点半左右,他们就决定先离开酒吧各回各家,明天一大早陆碧霞会亲自来训练他们,他们可不想因为精神状态不好而发挥失常。外面的世界在黑夜的蓝紫色渐变笼罩下,酒吧外面的世界更多的是灯火辉煌的宁静,没有疯狂的音乐但是却有让人眼花缭乱的灯光,霓虹灯闪耀着,点缀着夜晚的景色。

       夏奈尔心不在焉地低着头玩手机,苏暮生和林辰则在说东道西,她刚刚还以为林辰应该是个比较安静的男生,然后发现那些都是表面现象,闷骚的人熟起来真不一般。

       “苏暮生,你觉得当赏金猎人好吗?”

       “还不错。”

       “那你们一般都是由陆总直接委派任务的吗?”

       “对,但是偶尔我们也会偷偷的背着她赚点外快,前提是不能让她知道,不然她就会生气的骂人,她最喜欢骂我们是一帮小白眼狼,辛辛苦苦栽培我们,我们却还要抢她的生意。”苏暮生说,“虽然她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对于这件事,她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听你这么说陆总对你们应该很好吧!”

       “确实挺好的,她对我们倒像是放养型的,只要我们不做太出格的事,她顶多就骂我们几句。那么你呢?当守护者的感觉怎么样?”苏暮生故意停顿了一下,“我听说前不久炎禹哲盟主决定正式收编守护团,以后守护团都是接受他的任命委托。”

       “其实吧——就是因为盟主收编守护团,所以我才离开守护者的,我……不是很喜欢被人指挥来指挥去的,我比较喜欢自由一点没有太多规矩的,所以我就转行了。”林辰神色隐忍地说,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夏奈尔把手机收好,假装看黑漆漆的夜空实则偷听,她心想:这两个大男人可聊的真起劲。

        三个人走在一起的画面,好像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夏奈尔就和他们道别了。

      “拜拜。”夏奈尔挥挥手,走向左边的路口。

      “拜拜,明天训练场见,你可别迟到啊。”苏暮生和林辰走向右边的路口。




同一时间的人界(地球)

        晚自修下课的安雅妍背着包在等最后一趟公车,她低着头才刷一会儿视频,606公交车就到了,安雅妍刚踏上公交车,那辆公车的前灯就开始断断续续的闪出平常没有的光,车顶上也突然出现一根像避雷针的奇怪东西。

        “咋回事啊?这灯是要坏了吗?”司机拍摁了几下控制前灯的按钮,灯才恢复正常。

        公车上的人只有七、八个,安雅妍选了一个在后面靠窗的位置坐下,她戴上头戴式的蓝牙耳机,从背包里拿出一本时尚杂志。

        那个很像避雷针的东西开始发出剧烈的白光,在黑夜中十分刺眼,就好像是一个讯号。

        安雅妍正专心地看时尚杂志所以没有感觉到在周围发生的微妙变化,她还不知道自己正在进行着从人界到异能界的传送。公车上的其他人观察不到任何变化,甚至都没有安雅妍上车的这一段记忆。

        安雅妍周围的一切逐渐变得模糊,突然出现强烈又刺眼的白光,迫使她闭上眼,她连忙拿起原本放在膝盖上的时尚杂志遮盖住脸,“这大晚上的哪来奇怪的大白光啊!”白光持续了十几秒钟就消失了。安雅妍睁开眼后才发现车上一个人都没有。

       “这是……?发生了什么啊?其他人呢!”安雅妍连忙把耳机和杂志塞回书包里,靠着窗户看外面的世界,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和不安。“这里——是哪里啊?”她背上包快步走到前门,发现这个司机和刚刚自己上车时候看到的司机不一样。

        安雅妍尽量冷静地与司机搭话,“司机先生我现在需要下车,请你麻烦靠边停一下。”

       “还没到目的地,不能停。”

        安雅妍小声地嘟囔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我该不会是被拐了吧?”她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景物,紫、蓝、青等的冷色调,华丽奇特的大型建筑,有些潮湿的地面,陌生而又嘈杂混乱的街道,亮丽的招牌和鲜艳的霓虹灯充满了张力和美感。

        外面的场景都让安雅妍感到很陌生,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建筑。

       “司机先生,这和我刚刚坐上来的车不一样!”安雅妍脑门渗出了冷汗,焦虑涌上心头,而且这个司机和她刚刚上车看到司机不一样,难不成司机换了?

       “当然会不一样,这可是异能公交车,是专门把像你这一种在人界的异能者传送回异能界的。只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身上的异能?你该不会是人类吧?不过异能公交车又不可能接错人。”

       “啊?”安雅妍满脸诧异,这司机是喝醉了吗?才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她看着车旁飞驶的道路,手紧紧地拽着背包的带子。




        走在街道上的夏奈尔在经过一个公交车站的时候,突然顿住脚步,她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夏奈尔稍微运作体内的异能,紫红色的半透明团状物气体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又慢慢地聚集,她感觉到在远处驶过来的异能公交车上的有人类。

       夏奈尔不由得自言自语:“为什么车上会有这么浓的人类气息?难不成是接错人了?”她在原地盯着公车,当异能公交车驶到她前方时,她走到马路上决定拦下这辆车。

        就在异能公交车快要撞到夏奈尔的时候被她用异能控制给定住了,在车内的安雅妍和司机感受到惯性的同时还感受到一股短暂而莫名的压迫。司机眯起眼想看清楚站在车前的人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异能公交车停下。

       “怎么会是她啊……要是被这个人缠上就糟糕了。唉,碰上她真是倒霉。”司机看了一眼安雅妍,神情微妙。也许是冲着这个人来的吧,那赶下去算了,他可不想趟这趟浑水。车门随着司机摁下开门键后“哔”的一声打开。

       “这个人身上不仅人类气息很浓,居然还有异能。”在车门打开的时候夏奈尔才感觉到在安雅妍身上还有微弱的异能,“有趣。”


        异能公交车上的安雅妍望着外面陌生的环境和拦在公交车前面的女生,内心的不安和焦虑感越来越重,“司机先生,请问这里是哪里?”司机只是淡淡地撇了她一眼说:“你下车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哎?”安雅妍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神秘的无形力量推出去,她差点一个踉跄就摔倒,安雅妍抬头就看到夏奈尔站在自己面前。异能公交车也在她下去的时候马上开走了。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司机。”夏奈尔瞥了公交车一眼。

       “你好,请问这里是……?”安雅妍朝后挪动步子,迟疑着开口。

       “你是人类吗?”

       “我看上去难道不像人吗?”安雅妍对她这突兀的问题感到疑惑又觉得好笑,怎么这个女生比那个司机更奇怪。

       “很可惜,我不是人类。”

       夏奈尔为了验证自己的话显现出自己紫红色的异能,把安雅妍包围了起来,就像是在紫红色的火焰中,掉落在地上的树叶也随之漂浮上升。夏奈尔抬起手轻轻动了动手指,安雅妍就双脚离地,慢慢地飞起到距离地面差不多两米,异能还控制着她在半空中还旋转了几圈。安雅妍睁大双眼,瞳孔也不自觉地放大,像是只受了惊吓的兔子呆滞着任人操控。

       夏奈尔抬头看了一下安雅妍的表情,笑道:“你该不会吓傻了吧?”随后做了一个下降的手势,安雅妍才缓缓地落下。夏奈眼前的少女,长着一张小小的苹果脸,红扑扑的脸上还带着一些稚气;眼中亮亮的仿佛繁星的闪光,无辜又纯真,一头栗色的蓬蓬小波浪长发,少女独有的气质。她和夏奈尔形成鲜明对比。

       “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我这又是在哪?”安雅妍不自觉地又往后退了几步,身体止不住地发抖。

       “你别怕,你刚刚看到的东西是异能,我是为了证明这点才让你飞起来的,这里是异能界,我叫夏奈尔·妮可·希尔瑞娜,希尔瑞娜是我的姓氏。”

        安雅妍飞快转速的脑子正在尽可能地消化夏奈尔所说的话,她杵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盯着夏奈尔。夏奈尔知道吓着她了,就等待着她慢慢消化,接受这个事实。

        现在该怎么办?刚刚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吗?人怎么可能凭空飞得起来?还有她身上冒出来的东西……能相信她吗?也许我应该趁机甩开她然后报警……安雅妍默默握紧了拳头。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许久。

        像是下定了决心,安雅妍抬起头看着夏奈尔,她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头 。安雅妍深吸一口气,抑制发抖的声音慢慢地开口:“你、你真的不是人贩子?”她停顿了一下,“那个……你好我叫安雅妍,是一名大二的学生,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夏奈尔眯起双眼,眉头紧锁,“人贩子?我可不干这勾当,你来到这里还不是因为你上了那趟车,你能上去就代表你不是单纯的人类。”

        安雅妍闻言着急起来,“我、我来到这里就是因为我上了辆公交车?简直难以置信,而且我本来就是人类啊!”她的语气还透着些委屈,谁被迫来到所谓的“异能界”会情愿啊?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到时候就知道你是人类还是异能者。”

       “难道我就不能回去吗?”现在的安雅妍只想回家,万一是去人贩子的大本营呢?

       “那恐怕很难,因为那辆车来的时间不定,短时间内你大概是回不去了。”

        安雅妍内心斗争了很久,最终迫不得已的妥协了,“我现在有点心累,脑袋也有点空空。”

       夏奈尔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她故意加重了照顾这两个字的语气。安雅妍忍着惧意点点头,事已至此她也没得选。

       “走吧。我带你去见洛漓。”

       “那个洛漓是谁?”

       “她是我的朋友,她那里有魔法水晶球可以测得出你的异能。”

        两个人并肩走在街道上,安雅妍假装不经意地撇了夏奈尔一眼,又故作镇定地移开眼神,继续低头走路。夏奈尔已经看出她的小动作。

       “你是不是有什么要问我?”

        安雅妍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想问,如果你不方便回答就算了。”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你为什么要帮我?明明我们才刚刚认识,而且我还是个外地人。”

       “外地人?这个称呼挺可爱的。”夏奈尔笑着说,“我可没说要帮你,我只是对你感兴趣。”

       “唉?”

       “你是我见过第一个从人界来到异能界异能最弱的人,普通的异能者甚至都会觉得你就是个人类,这种情况很少见。”夏奈尔说出的这一段话,让安雅妍感知到了危险和不安,她不能太相信这个人,能谨慎些就谨慎些。

       夏奈尔看出了她的害怕,立刻露出和善的微笑说道:“放心,我不会害你,因为我现在差一个害你的理由。”如果我有害你的理由,你现在就不会还站在这里了。这后半句夏奈尔没有说出口,她知道这会吓到安雅妍,猎人才不会愚蠢到把猎物吓跑。

       “异能界是什么?感觉这里和我来的地方区别不是特别大。”虽然害怕归害怕,但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还是要有的。

       “我没有去过你们人界,但是我看过一本书,名叫《时空旅行》,写这本书的作者去过你们人界,书里说异能界和人界的相似度很高,衣食住行、文明阶段都很像。最大的不同应该是你们人界里大部分都是普通的人类,而异能界都是拥有异能的异能者。”

       “为什么说是大部分?”安雅妍不停地张望周围的景物,花草树木和建筑好像和自己来的地方大同小异。

       “因为你们人界有一些没有被开发过的异能者,就像你一样,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异能。但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就会被我们异能界的专车接送到异能界。不过这类人很少,毕竟——奇迹只在极少部分人中绽放。”

       “我们人类和你们异能者又有什么区别?”

       “你刚刚不是也看到了吗?这就是区别。”夏奈尔手上聚集了一个紫红色的火焰球。安雅妍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手上的异能,这……骗子应该不能在手上生成火焰吧?

       “还有一点我必须声明,异能者都是非常危险的,你要明白,你在这里所遇到的每一个异能者都不见得是好人,也许他们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夏奈尔说出这一段话时,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真的有那么夸张吗?”

       “对啊,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嘛?”

        安雅妍内心十分复杂:为什么自己会穿越到这种可怕的地方?为什么感觉自己这么无助啊!这到底该怎么办啊!

       夏奈尔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眸子微微地眯起,不屑和鄙视的情绪不加掩饰的流露出来,语气不善地说道:“听说你们人类称呼我们这种有异能、有超能力的人为变种人。”

        安雅妍倒吸一口冷气,小心翼翼地观察她脸上的神情,在犹豫要不要说实话,还是说实话吧,“好像……是吧,我不是很清楚。”

       “这个称呼可真让人觉得可笑,而且难听。”

        之后两人一路上都沉默不语。

       “再过几百米就到了。”夏奈尔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不寻常的异能波动,急忙把安雅妍护在身后。

       “是谁在那里?别躲躲藏藏的,这很没意思哦。”夏奈尔警惕起来。

        安雅妍紧张地看着夏奈尔,小心翼翼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你要当心,如果待会儿出什么事你就马上跑。一直往前跑到一个十字路口,然后右转,你会看到很大的小区,往里面走,牌子上写着306号的就是洛漓家。”

        随后她便看见走过来的人戴着兜帽和白色的全脸面具,身高体格为男性,身着黑色风衣,正是那股异能波动的来源。

        来者不善。

异世——权力之争

简介

请披上白日梦的光冕,开启这场奇幻的旅行。

也许在一个更高维度的多元宇宙里充满了你意想不到的异能和魔法,那个维度的生物也更加高级,有着不一样的宇宙规则。也许什么都会不一样,但是唯一不会改变的是人性,它在哪里都是既美好又残酷......

“人性这种东西到哪里都不会变,永远不要去挑战它。”



序.

“您好,我是造梦者,欢迎来到我创造的梦境,相信您已收到我寄来的故事,感谢您的光临。这里有徒手摘星的少年和少女,有你想象中的异能和魔法,有热血激荡的冒险和意难平的平静岁月,这是我一生不会忘却的世界。遗憾的是,这个梦境终将会破碎,请在梦变成星星前带上您的爱与我一起走过他们的一生。”

请您侧耳倾听,我为您准备的幻想曲。

甜甜的QQ星2.0

(最近都睡得太早只能第二天补录播了,感觉消息都比别人迟了一个世纪)

1.

团长:然后你学的话,无论你向谁学他都不会把全部的东西都教给你


超q:谁说的?老师就把他的全部东西都教给我了

(我:星与老师不一样)

2.

星与:歪?


马老六:歪?


星与:我回来了


沐木:欢迎老师


哼哼阿:干啥去了老师


超q:劳斯你回来啦,我快想死你了(想着小星与的口音)

3.

前提:老师玩起了红夫人,Q观战,然后老师把狗切成了失常

超q:老师不是教我,是慢慢变成了我的样子


群宣!!!!

群号:234808930(QQ星的小群)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呀!各位看官们如果都是喜欢QQ星的,请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啊,和我们一起快乐的ghs!!!


昨天的QQ星

超q:同样是16岁为什么老师怎么憨


(星与:有被冒犯到?)


超q:和他比起来老师真可爱

今日份的QQ星

1.

超q:劳斯你写完作业了吗

星与:嗯

2.

超q:劳斯你叫我声哥哥吧

星与:你有病

超q:劳斯你叫我声哥哥你看我敢应吗

3.

超q:要是我再大劳斯两岁他就要叫我叔叔了

星与突然离开歪歪

超q:(喊了劳斯几声他回应)劳斯是去睡觉了嘛

4.

过了十几分钟星与又回来了

星与:歪?

超q:劳斯你刚刚去哪啦

星与:我嫌你烦

超q:那你咋又回来了

星与:那我走了,我走了,我走了(至于重复了几遍我不记得了,但是语气非常的可爱,日常撒娇~)

超q:劳斯每次都是重复好几遍我走了,都没有走

5.

星与:歪~

超q:劳斯我在b站看视频

星与:看什么

超q:看土味视频

星与:哦


摄影师和镜头

请勿上线真人!!!


各位看官看得开心就好~


请看官们带入Q穿这件衣服的亚子

........

镜头里,星与仿佛看不清超q的轮廓。飞扬的发丝与修长的黑色五龙纹刺绣的汉服浑然融为一体,唯一能看得分明的是他凌厉的眼睛和腰间银色的剑。


星与好像看见迷迷烟雾在超q身边缭绕,眉间尽是不羁与倦意。就好像下一秒,他的薄唇就要轻启,用他那想来应该是很清冷揪人的声音判你死刑,那剑的锋也该抵在胸口,微微一动就会划出血痕——


星与说不清超q是从哪个年代,或是哪张照片里走出的人。


超q在镜头里望着星与,他却陷入进去。


“看得这么入迷?”


镜头忽然放下,超q原本的模样猝不及防地映入视线。眼底一缕明亮,原来他的唇是鲜红的,眉也是弯弯的,瞳仁虽深也藏一股笑意——


星与被这真实又惊喜的冷与温柔击中。

奇怪搭配

搞cp十道题(咕了很久后终于写完)

和群里的姐妹一起搞的,剩下的就靠姐妹啦

第六题写好啦~关键词:寂寞且安静的深夜,视频通话,凡士林,冰镇可乐,发光的电脑屏幕,小心翼翼

私设:Q摄影师,星是Q的摄影老师+模特,小沐木化妆师,年下!!!年下!!!(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设定)

请勿上线真人!ooc严重!!!


星辰闪烁,月色朦胧。寂寞且安静的深夜总会有人没有回到温暖的被窝里睡觉,超q和星与还在视频通话。“老师老师,你就来当我的模特吧,就这一次嘛。”超q用上了撒娇的语气,尾声故意拖得很长,他知道自己的小星与最受不了这样子了。


“不要。”这次的星与可不吃他这一套。“好吧,那我只能去找班上的女生,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当我的模特。”“我当,你不准去找女同学。”“我就知道老师最好啦,mua~”“超q是猪。”


超q这笑容很像一种传统的棉花糖,带着云的软度,还有甜的糖度。视频通话里他们近距离的看着彼此,星与心想:我是傻瓜吗?为什么会答应他啊!


星与觉得今晚的超q有点不一样,好像是他看自己的眼神,他今晚的眼睛像南天心倒映在春水里那样亮又温柔。星与越想越不对劲,匆忙的道了声晚安就挂断了视频通话。超q看着逐渐暗下来的手机屏幕,自己是又欺负过头了吗?想了想他还是给星与发消息。

超q:老师明天下午1:30来工作室找我哦

星与:知道了

超q:老师你都不和mua

星与:muamua行了吧

超q:行,小星与晚安

星与:晚安


超q没打算这么早睡觉,他打开电脑去翻以前星与拍摄的视频,视频里的星与展示的都是不同种的风格,有的眉目清泠,像是一整季的雪水都融化;有的酒窝甜蜜,他笑一笑漫山遍野的风声都要消息。夜晚超q房间绝不会少发光的电脑屏幕。

--------------------

13:20

超q拿着相机认真的调光圈和快门,背景布他已经铺好就差模特了。沐木玩弄着化妆刷说道:“老师他怎么还没有来呀?他该不会放你鸽子了吧?”“才不会呢,老师答应我的。”超q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老师会来的,只是现在约定时间还没到而已。”


快到30分的时候星与终于来了,他穿着纯白色的T恤和黑色的牛仔裤,干净乖巧的脸蛋让他看起来像是刚毕业的高中生。“老师你吃饭了吗?”超q中午见到星与必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吃饭了吗。


星与:“吃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超q:“ok,沐木上给老师化妆”


沐木:“好勒。”


沐木把星与拉到自己身边让他在化妆台前坐下,沐木拿着护肤水轻轻地抹在他的脸上,拍干后又拿了精华和面霜,等了一分多钟后沐木开始给星与上底妆。“超q,你打算拍什么类型的?”星与看向一旁在做头饰的超q。


超q边弄皇冠边回答:“我和沐木打算弄个特别的,西方的资本主义腐朽。”


星与:“那你为什么找我来当模特,我又不是很符合。”


沐木:“老师这你就不懂了,这一次我们做足了功课,在以前的西方国家那裙子最早是发明给男人穿的,所以我们特地找身为男生的你来当模特。”


星与:“你们该不会让我穿裙子吧?”


超q:“是的呢 ,再带个假发就可以了。”


星与:“你们有病吧!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超q:“不行哦。”


一个多小时之后超q和沐木总算把星与的造型给打扮好,他们像土匪一样“强迫”星与换上裙子带上假发,尽管他本人十分不愿意。


“哇!老师你是真的好看。”超q有点被眼前的人吓到,这让他想到美人这个词,简直是画一样的美人。星与明明穿着妖艳却给人一种冷淡禁欲的气场,精致的像一座活雕像,几乎面无表情,鲜红的妆容,骨子里却给人冰冷灰暗的感觉,又如同壁画的景象,遥不可及。


“不愧是我,我这妆化得是真的好。我觉得已经可以开始拍了。”沐木欣赏着这个“艺术品”,还不忘夸自己一波。


星与在镜头面前和平常完全不一样,也许这就是男生的风情,一颦一笑都能动人心魄,他流露出来的那种颓废和慵懒,简直就是勾引人犯罪。超q咽了咽口水,把自己想推倒星与的想法压下去......


拍好一组照片后,超q看着相机里刚拍好的照片,反复看了好几次他感觉缺点什么。


星与:“超q,你不拍了吗?”


超q:“老师等一下,沐木你过来看一下照片,有没有觉得少点什么?”


沐木盯着照片想了几秒钟,“我觉得光泽感好像少了一点,要不再多涂点高光?”


“高光太多的话感觉光泽感又会太强了,破坏我想要的颓废感。”超q突然想到之前在帮别人拍摄杂志的时候,有化妆师用凡士林来代替高光,效果也有特别好,“沐木你有带凡士林吗?我觉得凡士林可以代替高光。”“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我傻了。”


沐木从化妆柜里拿出凡士林,走到星与的面前,用手温润揉开凡士林后,把它涂在星与脸颊上增加了一些光泽感。


超q:“这样子好多啦,老师真的好看。是心动啊~糟糕眼神躲不掉。”


星与:“超q你闭嘴吧!你们确定这玩意可以这样涂在脸上吗?”


沐木:“放心吧,没问题的。”


拍的过超q一直赤裸裸的盯着星与,像是猎人看着自己的猎物恨不得把人绑在自己身边。星与早就感受到超q炽热的目光,也许是因为打了腮红才让别人看不出来自己的害羞,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脸蛋上的滚烫,出于职业素养星与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害羞。


超q很喜欢稍稍有点肉星与,微胖丰腴的那种,随时弯曲的曲线带着肉感的弧度,还有小腹微微隆起的地方,大腿内侧的曲线,骨感方面喜欢胯骨和胸腔和双肩和背部的脊椎肩胛骨以及脖颈后面的小疙瘩,真的是美极了。

在床上手感一定超好,这是超q内心的第一个想法。

--------------------

17:27

“老师我们先休息一下吧,要不要喝冰镇可乐?”超q从旁边的冰箱里拿出三罐可乐,递给星与和沐木。


刚打开的冰镇可乐发出“噗嗤”的声音,可乐的味道让人感到心情愉悦。星与喝了一口问道:“现在是拍完了吗?”“对啊,今晚我再稍微修一下图就大功告成了。”沐木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快到饭点了,“我先走啦!我和胖子待会儿还约了去吃饭,告辞。”他背上包拿着可乐就走了。

“老师你饿了吗?”


“有点。”


“我们也走吧,我请你去吃饭当做报酬。”


“好啊,我要点最贵的。”


“好好好,我先去收拾一下东西。”

快六点的时候他们也离开了工作室,两人走在街道上头顶有粉红色和橘色的晚霞,周围的路人脸上都洋溢着下班的快乐。


超q小心翼翼的牵起星与的手,星与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而超q也正好低头看他,黑色眼眸带着星星点点的温柔,薄唇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吹着微风,和喜欢的人手牵着手走在夕阳下,就这样慢慢的走着,这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

我心态崩了!我你ma傻了!!!真的真的因为他的话而感到很难过,年纪不小了呀什么时候才会更加成熟呢?!!希望他日后可以保持礼貌和克制自己的情绪(暴躁发言)

星与:哼哼大姨妈是什么

然后一帮大男人教坏小孩子

(一晚上训练赛我就只记得这个,不愧是我)